恒指26000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恒指26000(全文在线阅读>

恒指26000

报告:2019年有60%的白领将加薪,超过30%的债务

庆余年主题曲mv

    

据《中国新闻报》 1月2日发布的报告指出,到2019年,有60%的白领将实现加薪。 2019年,超过30%的白领将负债累累;近80%的白领阶层会感到生活成本上升;超过40%的白领对2020年表示乐观,学习充电是主流计划。

来自《2019年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》

  6成白领在2019年实现加薪

  智联招聘2日发布《2019年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》,调查问卷针对全国发放,共回收有效问卷8977份。

  调查显示,合计59.6%的白领表示在2019年实现了不同程度的涨薪,涨薪幅度在5%以内的白领最多,为28.4%。29.3%的白领薪酬“原地踏步”,11.2%的白领薪酬“负增长”。

  对于2020年,白领对涨薪依旧保持期待。调查数据显示,58.9%的白领会主动要求加薪,以改善薪酬原地踏步的现状。

  过去一年3成白领实现成功跳槽

  调研数据显示,33.1%的白领在2019年实现跳槽,这一数据相比2018年38.84%有过跳槽经历的占比有所降低。

  对于2019年充满不确定的经济大环境,25.6%的白领认为对自己“没影响“,44.9%的白领认为“有一定影响,但是仍然比较乐观”,相较2018年的调研结果,这一人群占比明显升高。

  报告指出,2019年尽管超过7成的白领表示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,但是保持积极乐观心态的人群在增加。

来自《2019年白领满意度指数调研报告》

  超3成白领处于负债状态

  调研数据显示,2019年75.6%的白领表示生活成本有所上升。因供给短缩带来的猪肉价格飞涨提高了饮食方面的开支,白领们对生活质量提升的追求也不断攀升,出门打车,租房更要精装修,拔草剁手等网购诱惑也满眼皆是,这都综合提升了白领们日常生活的总开支。

  此外,2019年有34.6%的白领处于负债状态,这一比例较2018年的21.89%大幅提升,“穷忙族”大军阵营进一步壮大,存款余额为“1万-3万”的白领,为14.2%,存款“5万以上”的白领为17.0%,各项分布均低于往年同期。

  4成白领没有休年假

  2019年白领的休假情况调研结果显示,40.7%的白领表示没有时间休年假,已休年假的白领中,休“1-5天”的白领比例最多,为28.4%,其次为休“5-10天”的白领,比例为14.9%。

  报告指出,相较2018年,2019年职场显得更加忙碌,从被热议的“996”、“过劳”等话题中可见一斑,没有休假的白领从2018年的24.09%上升到40.7%,休假在2019年的生活满意度各项指标中排名最末位。

  从职位上看,专业序列的员工更能保有假期和安享假期,调查结果显示,资深专业人士对休假情况的满意度最高,满意度指数达到2.57,满意度甚至高于管理层;普通员工的休假满意度最低,满意度指数仅有2.16。

  超4成白领对2020年表示乐观

  报告显示,超过4成白领对2020年的发展表示乐观,其中,29.9%的白领“比较乐观”,14.6%的白领对2020年的事业发展充满信心。也有3成以上的白领对2020年的事业信心忧心忡忡,有焦虑和担忧。

  关于2020年的规划,大多数白领希望通过学习、寻找新机遇和升职加薪来缓解职场焦虑。

  其中,65.0%的白领选择通过“学习和充电”的方式来充实自己,57.2%的白领希望“寻找新的风口和机遇”完成逆袭,还有51.2%的白领选择追求“升职加薪”的职业规划。整体来看,白领们对下一年度的心态更加积极,在完善自己的同时目标更加明确。(来源:中新网)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e-webhostcentral.com/c9kq/86126-79200-55382.html

发布时间:01:06:18


<相关文章>

2019年游戏界的面孔故事

    


催眠

兴趣泛滥,努力工作拼命玩

历经 365 天的酸甜苦辣,我们来到了 2020 的门槛前。回顾过去一年的游戏时光,有成功的喜悦,也有失败的悲伤……还有此起彼伏的啪啪耳光声。

沙雕操作年年有,今年好像特别多,广告放卫星、假消息频出、云评测流行……迷惑插旗操作出现之后,就是如期而至的光速打脸现场。

厂家翻车:画饼一时爽,上线就凉凉

说起画饼,那是所有游戏厂商的传统艺能。资讯时代,不自卖自夸怎么行?但饼出炉时,情况未必那么好。今年烤糊了的饼就有《Artifact》和《圣歌》(Anthem)。

这两款游戏同样经历了漫长的开发周期,同样在上线前被寄予厚望。

《Artifact》于 2014 开始研发,由身为“万智牌之父”的 Richard Garfield 主导。野心勃勃的开发者把《Artifact》形容为“我们所能实现的最棒卡牌游戏”。

《圣歌》乍看上去也颇有前途。2017 年,《圣歌》在 E3 大展上公布演示,技惊四座。而在这之前,《圣歌》已在欧美著名 RPG 开发组 Bioware 手上制作了 5 年,Bioware 的总经理称“我们一直在为其努力”。

正式发售后,由于自身设计缺陷,两款作品均遭遇大众口碑滑铁卢,热度迅速下降。

《Artifact》在 2018 年 11 月 29 日达到 6 万的游玩人数峰值,到了 2019 年 3 月 4 日,游玩人数跌破 600,流失 99% 的玩家,只需 3 个月。

《圣歌》在 2019 年 2 月 22 日发售,同样过了 3 个月,Xbox 版的游玩人数就跌破了 2500,造成玩家匹配不到人,想组队下本都得等好久。

《Artifact》游玩人数变化 来源:SteamDB

3个月就人走茶凉,这对于两个主打在线内容的游戏来说,无疑是尴尬无比的局面。

而从玩家角度来看,“入门到退坑”也许根本用不了 3 个月。

我有一个不差钱的朋友,1 月底得了假期,跑去《Artifact》买卖卡牌“炒股”,过完春节就说腻了。他前后玩《Artifact》也就 20 天左右。

2月底他又去《圣歌》开“标枪”机甲,等到 3 月中旬他立刻弃了《圣歌》转投《全境封锁 2》,说是刷饱了。他的《圣歌》也就大概玩了 3 个星期。

就跟这位朋友一样,许多玩家在短短 2~3 周内耗尽耐心,转投其它游戏。与此同时,《Artifact》和《圣歌》的开发组也开始为当初的不谨慎买单。

2019 年 3 月,Richard Garfield 等《Artifact》的主要开发者被 Valve 开除,不久后官网上出现公告《打造更好的 Artifact》,坦承游戏设计过失,字里行间暗示着回炉重做。

《圣歌》则在随后几个月里不断修补,4 月说要重做战利品系统,9 月称要重新审视整个游戏框架,11 月据传要大规模修改,打造《圣歌 2.0》。

《Artifact》和《圣歌》不约而同地凉在了 2019,最终也未能赶在本年内做出重大改进。未来它们会像《为战而生》那般入土为安?还是像《无人深空》那样化茧成蝶?只有 2020 能告诉我们答案。

媒体玩脱:评测太慢,云也不够快,不如我们……

游戏厂家会出糗,率先拿到游戏进行评测的媒体也会闹笑话。

今年最广为人知的媒体评测事件也许是 IGN 美洲本部给《死亡搁浅》的 6.8 分。

11 月初《死亡搁浅》评测解禁,在 57 家媒体(包括 IGN 的日本、西班牙、意大利分部)纷纷给出好评的情况下,来自 IGN 本部的编辑 Tristan Ogilvie 赫然打了个 6.8 的中评。

后来有人发现这位 Tristan Ogilvie 本来就是个较为严苛的编辑,评测了 50 多款游戏,只给动漫衍生游戏《迪士尼无限:3.0》打过 8.9 分,其余打分都在 8.5 分以下。

Ogilvie 先生……难道是专门派来算计《死亡搁浅》的?

这种揣测本来大家都不信,毕竟《死亡搁浅》的“送快递”游戏方式特立独行,注定有人喜欢有人恨。

哪想到 20 天后,IGN 本部突然又发文章,话锋一中国如何建设生态文明建设_facebook转,称“《死亡搁浅》打通后就变得好玩起来”。

敢情您 IGN 当初真是让 Ogilvie 强行出头,好给后面的文章做铺垫啰?IGN 这样做似乎还暗示之前的评测是草草写就的,这让顶着压力的 Ogilvie 情何以堪?

如果我们将 IGN 本部关于《死亡搁浅》评价摇摆视作“媒体自打脸”,那这次打脸的周期是 20 天。

嗯,显然不够快。真正高速的媒体自打脸,会在 72h 内完成。

这事恰好也与《死亡搁浅》有关。10 月 10 日,测量方法能申请专利吗_facebook一家澳大利亚媒体的编辑 Erina Rose 宣称自己在游戏展上玩到了《死亡搁浅》。

Rose 称《死亡搁浅》“能让人做噩梦”,将游戏内容描述为“夜幕降临后有来源不明的怪异声响”、“浓厚的雾气席卷过来”、“雾气中有正体不明的漂浮物接近”……

诶?咋越听越像是《寂静岭》的调调?但不得不说,这种恐怖氛围确实有点小带感嘿!

《寂静岭》游戏截图

在 10 月 10 日这个时间点上,摸过《死亡搁浅》的玩家屈指可数,大家对任何“搁浅”有关的消息都如饥似渴。Rose 爆料时机正好,她的文章随即被大范围转发,甚至还被译介进国内。

但正如你我所知,《死亡搁浅》并没有昼夜变化,也没有“浓雾”这种天气,会袭击玩家的超自然生物只有 BT。Rose 描述的《死亡搁浅》好像并不存在于我们的次元里。

一片质疑声中,Rose 转天就被自家主编教训了。主编 Mickey 在 Rose 文章后追加一则说明,称“虽然我可以为 Rose 身份的真实性背书,却不能保证 Rose 文章的准确性”、“我要 Rose 提供实际玩过游戏的证明,然而她却无法提供”、“请各位读者对该作者提供的情报保持怀疑”……

归纳一下,就是“我家的那小谁胡说八道给大家添乱了,孩子已经修理过了,请您多担待”。

不知事后 Rose 的脸肿得有多高。总之我觉得她当游戏编辑可惜了,能把《死亡搁浅》脑补出《寂静岭》的味道,还哄得大家纷纷转发,去当通俗小说家应该会更好。

玩家收旗:我是来黑的,怎么就成梗了?

最后说回我们玩家,一年里插旗收旗简直不要太多。反正今年在 Epic 平台的事情上,我就被自己插的旗捅了个对穿。

犹记得去年年末的 TGA 2018,《哈迪斯》宣布开始测试,但独占 Epic 一年。送到嘴边的肉突然被拿走,我当时那个气啊。

过了段时间,2019 年 4 月前后,Epic 商城在国区支付问题上反复横跳,一度想买游戏也买不了。当时我就愤愤然地宣称 Epic 会在年内扑街,《哈迪斯》等游戏迟早逃离魔掌。

到了 5 月份,Epic 正式开通了国区支付,我终于买到了心心念念的游戏。随后发现,其实单就玩游戏本身来说,Epic 的体验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除此之外,Epic 还每周赠送免费游戏,给开发者安排优惠政策,一天天积累起人气。等到 2019 年年末,《哈迪斯》脱离独占时,Epic 照样活得好好的,甚至还开启了力度空前的冬季促销。

就算我发表过“Epic 会在年内扑街”的暴论,这会也抵挡不住 Epic 的活动攻势,捂着火辣辣发疼的肿脸,一天一个免费游戏白嫖到爽。

我这样被 Epic 打脸算是轻的,《只狼》发售前后发表迷惑评论的那才是真惨。

回到 2019 年 3 月下旬,《只狼》某版本偷跑,极少数人提前拿到游戏,紧接着就冒出许多真假难辨的唱衰,什么《只狼》中文化不到位呀、容量小流程短呀、没有黑魂好玩呀……其中最为著名的,莫过于下面这条:

据说当时这位“云评论员”在很多社群里复制粘贴上述评论,挑起过不少争端。这有关山东自贸区_facebook些引战的言论很快被锁定、删除,但其中不少“经典”语句还是给大家留了印象。

最有代表性的当然是“宫崎英高 就此跌下神坛”,恶意、荒谬性、画面感三位一体,一时间广为流中国国奥 伊朗国奥_facebook传。

后来《只狼》正式发售,大家发现种种唱衰言论并不成立,再回头看“跌下神坛”评语,就更多了种“装逼遭雷劈”的喜剧意味。

从此“跌落神坛”在华语 ACG 圈正式荣升成梗,被运用在无数场合。知名制作人新作风评一般被说“跌落神坛”,游戏强力角色被削也算“跌落神坛”,网飞拍个剧反响不好也要被批“跌落神坛”……

“神坛”俨然成为整个 2019 年里最 TM 凶险又最 TM 娱乐的人造建筑,谁在上面绝大概率跌下来,想爬上去也有可能摔个狗啃泥,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围观群众则吃瓜到饱,好不快活!

到了年末 TGA,《只狼》杀出重围一举斩获“年度游戏”。不得了不得了,“神坛”上原来有绿色的攀爬点,宫崎英高忍义手一钩就上去了。这让那“跌落神坛”言论又火了一遍。

细细想来,最早发表这番暴论的玩家可能只是想一击脱离膈应人,翻车后早就销声匿迹了,哪想到竟贡献了一个贯穿全年的经典成句。网络巨魔做到这个份上,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”呀?

2019 年的最后一天,回顾部分厂家、媒体、玩家的翻车故事,不单单是图一乐,也为了辞旧迎新。

什么需要告别?无疑是各种事与愿违的打脸事故,和导致这些事故的迷惑操作。

什么需要迎接?当然是更棒的游戏、更好的舆论、更健康的心态。

希望在新的一年里,厂家诚意多一点,噱头画饼少一些,新经济代表性企业_facebook媒体客观多一点,随性口胡少一些,我们理性冷静多一点,极端捧黑少一些。

祝业界在 2020 年变得更好,祝大家在 2020 年玩得开心!

(封面来源:《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》)

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杉果游戏的立场;

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。社区工作老旧小区改造_facebook

点击抓住双旦活动小尾巴!

↓ ↓ ↓

2020年第一个“在看”

是我吗?

↓ ↓ ↓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香港码王四肖八码网站